selina的博客

2G至5G基站接收器设计太复杂?简化它的方法在这里

selina的头像

基站接收器设计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典型接收器组件包括混频器、低噪声放大器 (LNA) 和模数转换器 (ADC) 等,这些器件随着 时间推移而不断改善。但是,架构的改变却不大。

架构选择的局限性阻碍了基站设计人员向市场推出差异化产品的努力。最近的产品开发,特别是集成收发器,显著降低了最具挑战性的基站接收器设计的一些限制。此类收发器提供的新基站架构使得基站设计人员能够有更多选择和方法来实现产品差异化。

本文讨论的集成收发器系列是业界率先支持所有现行蜂窝标准(2G至5G)并覆盖全部6 GHz以下调谐范围的产品。利用这些收发器,基站设计人员可以让单一紧凑型无线电设计适合所有频段和功率变化。

首先来看一些基站类别。众所周知的标准组织3GPP定义了若干基站类别。这些基站类别有不同名称。宽泛地说,最大的基站或广域基站 (WA-BS) 提供最大的地理覆盖范围和用户数量。其输出功率也最高,必须提供最佳的接收器灵敏度。随着基站逐渐变小,所需的输出功率也减小,接收器灵敏度同时降低。

表1. 各种基站尺寸

ADALM1000 SMU培训主题12:带通滤波器

selina的头像

作者:Doug Mercer和Antoniu Miclaus

在《模拟对话》2017年12月文章中介绍SMU ADALM1000之后,我们希望继续进行一些小的基本测量。如需参阅之前的ADALM1000文章,请点击此处。

图1. ADALM1000原理图

目标

本实验活动的目标是:1)通过级联低通滤波器和高通滤波器构建带通滤波器;2)获取滤波器的频率响应,并学习如何使用波特图绘图仪软件。

背景知识

带通滤波器允许特定频率范围的信号通过,同时阻止或衰减较低频率和较高频率的信号。它允许频率在两个截止频率之间的信号通过,同时衰减频率在截止频率之外的信号。

隔天测量的结果看起来不同,怎么回事?

selina的头像

某天做的测量与另一天的测量看起来不同,这是怎么回事?
让我们来考察这个测量,以说明发生了什么。

过去我们已讨论了许多不同的测量问题,但这个问题的确值得重视。当然,从一天到另一天,或者从一小时到另一小时,甚至从一周到另一周的测量总是会有差异,这些生活中的典型细微差异在我们进行结构测试时也是存在的,这是正常的变化。但是,你展示给我的这些测量完全不同于我们正常看到的变化。在这次特定的测量中,在低频段变化很微小,但在高频段变化相当显著。因此,让我们仔细考察这次测量,以探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主要跟踪的是测试的固定装置,它在这些测量中可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测试对象是一块小型的风机叶片。测试的叶片处于“夹紧”状态。叶片自身重量小于2磅,安装在800磅的光学平台上。光学平台足够大,能充分用于模拟叶片的“夹紧”状态。实际上,有一个可用的分析模型,从这个模型中能够提取到处于“夹紧”状态的叶片模态。然而,分析模型从来都不是完美的,它只能算是一种近似。对于这类简单结构的模型,我们希望能得到相当精确的结果。

荣威智能MARVEL X领衔,ADI助力华域汽车24GHz毫米波雷达大规模量产

selina的头像

全球首款量产智能汽车荣威 MARVEL X 年初一经面市就引爆市场热点,被媒体称为全球第一款实现“特定场景无人驾驶”的量产车,突破性地采用了“最后一公里”自主泊车“黑科技”。这个功能的实现,离不开该车的一副“明目”——24 GHz毫米波雷达。据透露,MARVEL X的“明目”部分由国内汽车零配件龙头企业华域汽车技术中心提供,ADI 24 GHz 毫米波雷达解决方案是其中的关键“芯科技”。

24GHz 毫米波雷达技术因为其成熟性能和高性价比,越来越多地用于汽车、无人机、泛工业和消费类应用等大众市场应用。而对于高性能模拟技术独树一帜的 ADI,在雷达领域更是有超过 15 年的历史,其中 24GHz 车用毫米波雷达技术方案已经非常成熟,与诸多车企与 Tier1 开展了大量的合作。

在全球现今开发的所有汽车雷达模块中,ADI 技术已经占到 50%。ADI 同样在加强与中国本土主流厂商合作,帮助中国企业抢占智能驾驶落地的市场份额。—— ADI 公司中国汽车客户事业部 销售总监许智斌

三种方法教你用示波器快速捕获异常

selina的头像

万事开头难!当你想用示波器来分析问题时,你一定有想过,我要如何才能把问题抓下来?当然,只有抓下来之后,才能进行后面种种的分析,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本文将带你用三种最好用的方法将异常抓下来。

一、滚动模式

滚动模式也许你很少用,但它却是分析问题最简单、最粗暴的方法。你仅仅要做的,就是确定异常多长时间会出现,采样率是否足够。如5秒内会出现的异常,设置滚动采集7s的数据后停止,在采样率足够的前提下,我相信问题已经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

图1 滚动采集电压跌落波形

小结

滚动模式是“无死区”的,任何异常问题都可以抓下来,但前提是,采样率要足够高。如上图,采样率为50MHz,当异常的频率超过25MHz,就很难采集到准确的波形了。ZDS4000的滚动模式,支持最高500MHz的采样率,最长数据采集时间为7.2个小时(此时采样率为20KHz)。

LIGO再创历史!发现迄今为止距离地球最远的黑洞合并

selina的头像

据美国物理学家组织网报道,近日,一个国际科学家团队通过分析高新激光干涉仪引力波天文台(Advanced LIGO)观测获得的数据,发现了迄今最大的黑洞合并事件和另外三起黑洞合并事件产生的引力波。最大黑洞合并成了一个约为太阳80倍大小的新黑洞,也是迄今距离地球最远的黑洞合并。

近期,由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广义相对论和数据分析小组负责人苏珊·斯科特领导的团队探测到,迄今最大黑洞合并事件发生在2017年7月29日,发生地距我们约90亿光年。斯科特说:“此外,在所有观察到的黑洞合并中,此次的黑洞旋转速度最快,距离地球也最远。”另外三起黑洞合并事件发生于2017年8月9日至23日期间,与地球的距离为30亿至60亿光年,产生黑洞的大小为太阳的56倍至66倍。

研究人员计划不断改进引力波探测器,以便能在更遥远的深空中进一步发现灾难性事件。其实,自2017年8月第二次观测运行结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在升级LIGO和欧洲的“处女座”(Virgo)引力波探测器,使其更加灵敏。斯科特说:“这意味着从明年初开始的第三次观测运行中,我们将能探测到更遥远太空中发生的事件,发现来自宇宙中新的未知来源的引力波。”

精度最高的探测仪器LIGO,你了解多少?

为什么麦克风的参考声压是2*10^(-5)Pa

selina的头像

这是个很简单但实际上非常基础的问题。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考虑声强。声强定义为“声波单位时间内通过单位面积法向的平均声能”,声强对面积的积分,则为单位时间内声源发射的声能,定义为声功率,单位为瓦特。因此,声强的单位为W/m^22,也就是单位面积上功率的尺度。

功率在空气中的参考值为10^-1212W,被认为是正常人耳对1KHz纯音勉强能听到的强度。这似乎合理的选择,因为我们经常处理的声音是可听见的,并且很多都是恼人的。

进一步,如果我们考虑理想自由场中的平面波或球面波,那么是没有反射的,因而,声波直线传播,此时声强定义为

Ρ 是声波的峰值压强,ρ是空气密度,c是声波在空气中的传播速度。对于正弦波而言

想要节省MIMO RF前端设计的偏置功率?高功率硅开关来搞定

selina的头像

多输入、多输出 (MIMO) 收发器架构广泛用于高功率 RF 无线通信系统的设计。作为迈入 5G 时代的一步,覆盖蜂窝频段的大规模MIMO 系统目前正在城市地区进行部署,以满足用户对于高 数据吞吐量和一系列新型业务的新兴需求。

高度集成的单芯片射频收发器解决方案 (例如,ADI 推出的 ADRV9008/ADRV9009 产品系列) 的面市促成了此项成就。在此类系统的 RF 前端部分仍然需要实现类似的集成,意在降低功耗 (以改善热管理) 和缩减尺寸(以降低成本),从而容纳更多的 MIMO 通道。

为什么网络安全难以理解

selina的头像

网络安全并不总是易于理解,因为它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复杂问题,它是系统或设备生命周期中每个环节的考虑因素。安全性是一个系统解决方案,系统的安全程度取决于其最薄弱的环节。当今,有大量的网络攻击,随着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成功的攻击 也越来越多。

有很多示例证明薄弱环节会导致系统漏洞。

2016年,整个车队的车钥匙被破解,因为过去20年仅使用了四个根密钥;
2011年,通过获取在工厂车间创建和存储的生产伪像,高安全性身份令牌被盗用;
2017年,黑客通过蜂窝链接潜入了一辆汽车的操作系统,进而能够远程更新操作系统和重写程序;
Heartbleed Open SSL缓冲区读取漏洞使20万个活动服务器和设备易受攻击,并且至今仍无法接收安全更新;
……

永远也不会实现绝对的安全,这也进一步说明了为什么网络安全难以理解。随着不断发现新漏洞以及黑客采用新的设备攻击方法,设备和系统必须持续更新以适应安全性要求的变化。

ADALM1000 SMU培训 主题11:频率补偿分压器

selina的头像

作者:Doug Mercer和Antoniu Miclaus

在《模拟对话》2017年12月文章中介绍SMU ADALM1000之后,我们希望继续进行一些小的基本测量。如需参阅之前的A DA L M1000文章,请点击此处。

图1. ADALM1000原理图。

目标:本次实验的目的是研究电阻分压器的容性负载及其对频率响应的影响。

页面

订阅 RSS - selina的博客